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人物>> 人物>> 文章列表

始做技术领航的管理者

作者:陈克 中国建设传媒网   发布时间:2019-06-11 16:44:27   浏览次数:52

         个人名片:陈正进,1986年出生,毕业于同济大学地下工程专业,现任中交四航局一公司工艺技术部经理、一公司珠海城际项目部经理,曾参与云贵高速、道安高速、珠海城际轨道的施工管理,并在施工管理中多次发挥技术型领导角色,特别是在珠海城轨道施工中,亲自研究设计反力架、研发预爆破工艺、改进龙吊与拌合站基础,解决了始发反力架设计不合理、近四百米海底段孤石多掘进难的问题,还大幅度的缩短了工期、解决了成本,被誉为“技术领航的管理者”,多次被公司表彰为岗位能手、先进员工、优秀共产党员、先进个人,2017年被一公司评为“十佳青年”。

说起陈正进这个人来,人如其名,正进、正进,向着正确的方向有条理、清晰的前进,大伙对他的评价都是“技术大拿”、“破题专家”、“技术经理”之类的称呼,项目上每一次出现的技术难题都被他有条不紊的解决了,那么他成为技术专家的路是如何走的呢?

故事就要追溯到2008年夏天,那时一直有盾构梦的陈正进正面临毕业择业的问题,中交四航局的招聘会上一下子吸引了他的目光,学地下工程专业的他被录用后却被派去修建高速公路,7年高速路修建使陈正进的盾构梦一再被搁置,直到2015年,一公司珠海城轨项目的落地,才使得陈正进的盾构梦得以实现。

巧变桩基础,用技术盈收

2015年5月,陈正进刚担任四航局一公司珠海城际轨道项目负责人,就遇到了项目拌合站和门吊桩基础施工因雨季影响导致总体施工迟滞的问题。

“这个问题不解决,后面的工作根本无法进行,没有拌合站就不能浇筑混凝土!”陈正进很明白,必须要把这个首要的问题解决掉。

陈正进对桩基础施工无法进行的原因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得出了在雨季不宜继续进行桩基础施工的结论。

那能不能换另外一种基础?这个说法突然在陈正进的脑海里浮现了出来,他立刻赶去桩基础现场。在持续降雨的影响下,现场被淋的稀烂,即使天变晴后也需要再次对地基处理才能打桩,能否隔住雨的影响是这场时间“争夺战”的关键。

看来必须得换一种简单快捷成型的基础形式,想到这里,陈正进的心里似乎已经有了底,一头扎回了项目部,疯狂的查阅相关书籍图册,当他看到扩大基础这几个字眼时,眼前一亮,扩大基础方便浇筑,而且方便成型,这不是典型的活例子么?

找到了方法,不代表成功,陈正进在基础设计上也不敢有丝毫马虎,从钢筋的配置、基础的尺寸、混凝土配比到模板的受力计算,陈正进都是亲力亲为,多次验算正确后才进行下一环节,在他精准的控制下,拌合站与龙门吊的扩大基础在短短几天被浇筑完成了,对比以前的桩基础来说,这不仅节省了一个多月的工期,还为项目部省下了二十多万的施工成本,真可谓是一举多得啊!

精益求精,助力始发

2015年11月,盾构机离始发仅仅还剩一个月时间,原本按照厂家设计图纸装上的反力架与实际的地形位置不匹配,在安装反力架时并未考虑到盾构机穿越地连墙及加固体时产生的摩擦力,导致已经做好的反力架无法推动盾构机前进,甚至还会出现反力架变形导致安全事故发生。

眼看着时间一天天在流逝着,反力架的改进方法一直还没有任何头绪,面对如此棘手的问题,大伙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平时沉着冷静的陈正进也有点慌张了。

“能不能请厂家重新设计?”会议室里机电副部长李锦说道。

陈正进满怀信心的与厂家联系后,得到了不尽人意的回答,厂家重新设计需要花费两个月时间,这就意味着始发节点要被足足推迟一个月,这无疑对紧张的工期来说是“雪上加霜”的事。

“靠别人不如靠自己!我们自己做”陈正进这一举动使得大家都震惊了,自己做,怎么下手?

为了寻找相关案例,陈正进跑遍了珠海所有的盾构现场,向盾构专家有经验的施工单位学习请教,把《地下工程作业》、《盾构法施工技术》、《盾构标准化施工手册》这几册书来来回回翻了个遍,虽找到一些相似的案例,但是符合项目8.8米的大直径断面的方案的却微乎其微,陈正进再次受挫。

面对无相似案例参考的困难面前,陈正进没有丝毫妥协,而是越挫愈勇,没有合适的方案,他自己设计方案,每天不是奔跑于始发现场测量数据,就是在办公室分析反力架受力。

为了对反力架进行一个系统的受力分析,他利用晚上休息时间自学了迈达斯软件,一周内建立10多个模型进行受力对比分析,每分析一个受力模型需要不少于现场10次数据测量记录,每次数据的测量都必须将数据精确到极致。

有一次陈正进在选取反力架斜撑时,一直找不着合适的支撑点,支撑点过高会对顶撑产生不均匀受力,导致顶撑发生形变,支撑点过低又达不到支撑的效果。

为了解决此问题,陈正进对斜撑所影响的多个支撑点进行实地测量监控,调整撑的位置多达50余次,光是对斜撑进行选点分析就超过了上百次,最终在几十组实验数据中得出了最优方案,找到了斜撑的最佳受力点。

反力架模型在陈正进精心的设计下模型成型了,但是陈正进看着这个笨重的“家伙”还是有些不满意,心想:“能不能给它‘减减肥’,提高一下安装效率?”

说干就干,陈正进一头扎进了书堆,每当别人找他时,总发现他的办公桌上摊开着厚厚的《钢结构》、《钢结构设计原理》、《钢结构制作安装手册》等书籍,书上被画满了圈圈点点,书籍的一旁则放着一个写满计算数字的草稿本,他曾为了找到合适的转换型钢常常下班后泡在钢材市场,数十填的往返使他对每一种钢的属性都了如指掌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用减小截面面积与壁厚的方法给反力架“减肥”成功了!

孤石硬,技术更硬

2016年5月,盾构机就要抵达被广州地铁总工程师陈韶章誉为“地质博物馆”的海底施工段,这里既要面对着上软下硬的土石“夹心饼干”所带来的重重困难,还要应对着填海形成的巨大孤石段所带来的威胁,如果强行通过孤石段,会导致孤石不稳而掉入掌子面,进而引发海水灌入隧道的危险。

因此,能否顺利通过这段“如履薄冰”的海底段,关键就看是能否解决掉这一颗颗“拦路石”。

为了针对这个“拦路石”的问题,项目部召开了不下于6次的专家会,从首先提出的明挖法到后来暗挖法都因风险过大被否定了,最终确定下来了一个大家听都没听过的方案---“预爆破”。

刚开始听到这个词的陈正进一脸迷茫,“这个方法是啥都不知道,还怎么去使用?”陈正进利用休息时间对一阵恶补后,才了解道预爆破是一个“技术活”,其复杂程度先不说,就连最起码的爆破资质都没有,还怎么爆?

陈正进多方打听后才知道预爆破这项专业技术是被几个爆破公司所垄断着,要想请他们来做预爆破,光是高额的价格就无法接受,更别说是他们的预爆破技术还不成熟,如果孤石没被炸碎,那么就等于爆破失败了。

既然寻求专业爆破公司作业不可行,那就只能自己硬着头皮去研究了。第一步,陈正进得弄懂预爆破,他为了摸透预爆破的理论,将手中的厚厚一本《预裂爆破技术》翻掉了页,平时喜欢和别人聊天的习惯也被他改掉了,甚至半个月都忘了给家里打一次电话,时常忘了刮他那又黑又硬的胡茬引来大伙的笑声,但陈正进却开怀的说道:“学习嘛!就要有个样子!”

为了了解预爆破的效果,陈正进一有时间就跑去附近预爆破工地现场,从预爆破的装药量、打孔的大小到到爆破的时间控制,每一个参数每一个细节他都是历历在目,全部刻在了脑海里,时常太阳高温的炙烤下,他的汗水淋湿了全身。

在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后,陈正进开始了自己的试验,他找了一家有意向从事预爆破技术的爆破公司进行合作。

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陈正进在首测试验的时候没有给孤石打够足够的孔,导致临空面不足,爆破效果不佳。

为此,陈正进打孔的工艺进行反复试验,他在不断打孔爆破100多次后,发现了一个规律---控制好打孔的精度是能否控制好爆破效果的关键。

30多米深的抛石上钻孔,无疑是同挖掘机绣花般一样难,别说这个花绣的准不准,光是误差都已经超过了30公分。

针对较大的误差,陈正进再次对钻孔的距离做了一次调整,他分别对钻孔间距为60、80、100公分孤石进行爆破对比,结果为60公分的孤石串孔过多、100公分的间距过大,都没有将孤石炸碎,而只有80公分间距的孤石被完全爆破。

他成功了!此刻全项目部都沉浸在预爆破成功的喜悦中。可是心思缜密的陈正进总是觉得缺了点什么,但是有想不到在哪有缺陷,直到夜晚到来,他还是无法入睡,当他向窗外看去时,澳门塔的魅力灯光吸引了他的眼球,突然间脑袋一扬,高兴地喊道:“有了!”他明白了,预爆破还一个缺陷,就是对江对面的澳门有着很大的影响。

为了消除这个影响,他又开始想着怎么减小爆炸的扰动,爆炸之所以能产生巨大的大扰动,是因为其多孔同时爆炸引起的,能不能不让他同时爆炸?

陈正进开始通过每个孔的点火时间差进行改变,他从5秒开始,没想到第一个孔爆炸后其他的孔均爆炸,原因是其他的引线被炸断,他又将这个时间缩短为4秒、3秒......0.1秒,还是失败了。

他还是觉得这个爆破时间间隔长了,把点火器换成电脑终端控制,再从几毫秒的爆炸间距缩短为几微秒的时候,爆炸成功了,孤石被炸碎了,地上的扰动几乎全无,陈正进终于又露出了昔日的笑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6   中建传媒® 版权所有All Right Reserved.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京ICP备16046669号-1

中建传媒® 统一热线电话:010-58448787

 E-mail:zhongjianchuanmei#126.com(将#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