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文艺副刊>> 党建>> 文章列表

最难琢磨的是人

作者:吕奎元 来源“中国建设传媒网”   发布时间:2019-03-07 08:31:07   浏览次数:799

最难琢磨的是人

人生无常,各种烦恼和曲折都要经历,这似乎是一个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一些意想不到的烦心事接二连三,让人无所适从。我虽然有较强的承受曲折的能力,可在一些事情上若超出极限,也是一脸懵懂,不知所云,内心的苦闷无法排解。

好生活要靠好心情来支撑。一日三餐山珍海味不如有个和谐、友爱、心情舒畅的生活环境。不管在哪里,我都不愿与那些擅长尔虞我诈、明争暗斗、争权夺利的人共事。但有时候是躲不过的。在一个人生活的圈子里,你善良的品质,顾全大局的人格魅力能换来别人的尊重和同频共振吗?在一个单位,面对的是一个群体,如果你是党政其中一方的主要领导,必然会与其他领导商议一些工作。你分管的工作,总是按照规定与别的领导共同研究,而你的搭档却无视他人的存在,擅自决定一个单位的大事。面对这种牛人,若使出“华山论剑”的招法与之博弈,两败俱伤,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主管之间不和,会导致班子成员 “履职风险金”有去无回,绩效奖也拿不到。在企业现行的制度下,对行政主管权力约束、监督不力,助长了一些年轻干部我行我素,对制度不屑一顾,党政同责、项目管理分庭抗礼不过是纸上谈兵,不愿伤和气者,选择息事宁人。

这个世界,凡是有利益的地方便有矛盾,利益和矛盾是一个共同体,利益分配不公便会滋生矛盾。

2017年隆冬,我履职的项目早已进入通车运行阶段。不过尚有一些附属工程正在施工中,达到交验标准还有一段时间。为节省房租、水电费等成本,项目部要压减人员,将富余人员交公司另行安排。与职工利益相关的事项属于“三重一大”,必须经领导班子集体研究。作为项目书记是不能缺席的。可是为摆脱监督,欲将我移出管理团队,剥夺履职的权利。这种冲动的、异想天开的想法遭到我的有力抵制。我是上级任命的书记,与项目经理同为项目部的主要负责人,基层任何个人无权决定我的去留。我的强硬态度,使对方的如意算盘落空。

这样荒谬的事,让我一头雾水,思维被彻底打乱了。我的包容与忍让是有限度的,违背常理的事在我这里是行不通的。

我随项目的其他人员迁至某住宅小区,与大家生活在一个住宿、办公条件相对狭小的空间,相互之间沟通交流多了。他们是70、80、90后的年轻人,小字辈,我处处呵护着他们。我曾经的角色跟他们差不多,总希望得到领导的关心和尊重。我坚持力所能及地给予他们点滴关爱和温暖,职工出差、休假,只有我在位,要送他们离开,并发一条“一路平安”短信。职工最反感的是那些趾高气扬、居高临下、爱摆架子、喜欢被职工捧却对职工冷酷无情的领导,不管在哪个领导岗位上,都是暂时的,平易近人、低调做人,将职工视为兄弟姐妹,才能赢得人心。不过,现在的一部分年轻人,总希望别人为自己付出,尊尊自己,却不知道感恩和回报,没良心的人大有人在。

2018年3月份,项目部人员被陆续分配到在建的几个项目,到月底,只剩下我和两个做收尾资料的年轻人。由3个人支撑的项目部,清静了许多,昔日的喧哗不在。我也在做自己的打算,离退休还有两年,有个地方去才行呀。我向公司领导表达了去新开工的湖南张家界一个高速公路项目当书记的意愿。可是从机关下来一名中层干部负责党务工作,不再设专职书记。想去的话,只有工会主席一职。凭我的能力,最合适当主管,不能委屈自己。一个多月后又有去在建项目任职的机会,可我还是放弃了。从收入来说,现行的薪酬办法是按项目规模决定,特级、一级、二级、三级项目的岗位工资,最高与最低之间的差额为3000元。我从军6载,在企业不断变革的几十年里,经过多年的艰苦磨练和单位多年的培养,学到了适应企业发展的多种本领,党务工作经验很丰富,获得各类奖项60多次,是企业的资深政工干部。我对企业心怀感恩、感激之情,我珍惜宝贵的工作机会。

受大环境影响,2018年国内基建行业出现近年来少有的低迷,原以为企业从建筑市场拿到的工程不亚于往年,可是美好的期盼事与愿违。时间一天天过去,并无硕果可以收获。我与企业同甘苦共患难,经营形势的好坏,对我能不能有个喜欢的项目任职影响很大。

时间不等人,一晃有进入隆冬季节了。还好,年底中标几个项目,重披战袍征战的机遇来了!年前获悉要去江西一个高速公路项目履新,我精神为之一振。可是任职文件、调令迟迟没下,是有人故意作梗的缘故。我生怕夜长梦多,有啥变故,白欢喜一场。继续等吧!

我10个月没拿到工资。两个多月前,公司主管领导关心我的工资问题,得知情况,说我为企业作了几十年贡献,工资不能拖欠,由湖南项目代发。领导的话犹如雪中送炭,我感觉很温暖,被拖欠的工资很快会解决的。可是欺上瞒下是一些人惯用的手段,马上过年了还没动静,一问,还当面装模作样、假惺惺的给会计打电话,撒谎也不看看对象是谁。拖延工资的目的是不想代发,特权思想在作怪,账上有钱,有意拖着不发,一次次催要,一次次失望,让我一点脾气没有。我不想去争,什么集体研究呀,互相沟通呀等等都放弃了,早一天离开这个伤心地的愿望此时非常强烈。生活费等日常开销报不了,找公司财务协调两次没结果,经济压力再大,我都能克服。2019年1月底,业主拨款1000万元,另有300万直接付给一个施工队。没参与资金分配,也不担责,只希望足额兑现我的工资。然而收到的两笔钱与应得款项不符。我电话和短信询问会计,不接也不回复。再问某某,说就这么多。说什么收尾项目不发加班工资,意味着法定假的加班工资也别想了。这事让我心情坏到了极点,被人欺负的这么惨,还有啥心思过年!在项目层面不可能解决,我只得求助于公司。都在忙过年,年前肯定是解决不了。

我参加工作41年,头一回遇上这种怪事。自己一向的友善、谦让和包容,换来的是被小人暗里扎刀子。对某人尚存的一点好感彻底消失,此时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傻呀!明明是在与狼共舞,还对他们那么好!在这个项目的两年多时间,为平衡利益,我从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16000多元新闻报道奖中拿出15000多分发给他们,得到的是被下黑手暗算!

春节期间,我有意识地翻看了一遍项目的财务凭证,不看不要紧,一看让我吃一惊!2017年项目部发给我的年度新闻报道奖,居然给我少发4335元,简直是无法无天!会计张某还给自己多发370多元。我表明自己的态度,不补发,新账旧账一起算,你们对我下如此狠毒,侵害我的利益,我还会对你们仁慈吗?那岂不是我弱智的不如三岁的孩子?

年后,在上海开会前,我将情况向公司主管领导一五一十作了汇报。我在收尾项目并没闲着,做了许多不该我书记做的工作,不发加班工资已经是高风格了,竟然还停发加班工资,天理何在?经过调解,董事长放话,叫我们自己协商解决。两天后,某人告知,给我补发。一番周折,官司我赢了!

将心术不正、人面兽心者当人看,是我有眼无珠,没看清恶人的一副嘴脸。让我怀疑这个世界到底还有没有好人!有的人表面是人暗里是鬼,看似人模人样,内心却坏透了,有一点权便为所欲为,狂妄至极,事情败露后相互推卸责任,都说是对方的错,跟自己没关系!

停发我的加班工资,是某某与某人共同的“杰作”。为坚持其错误结论,某人振振有词地说,公司下的文件不能作为依据,当初会上对收尾项目发加班工资的事,有人持反对意见。那么公司还有必要下发与加班工资有关的这份文件吗?你们这些鬼话谁信呢?心怀鬼胎、笑里藏刀、滥用公权者,最终的结果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打自己的嘴巴!

这个世界的人是怎么啦,我咋就看不透呢?

                                                                              中铁十五局集团二公司吕奎元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6   中建传媒® 版权所有All Right Reserved.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京ICP备16046669号-1

中建传媒® 统一热线电话:010-58448787

 E-mail:zhongjianchuanmei#126.com(将#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