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文艺副刊>> 党建>> 文章列表

一碗大烩菜,足矣

作者:白银花   发布时间:2019-03-05 10:56:30   浏览次数:212

          (中国建设传媒网 通讯员白银花)大年初一,上午,天阴冷阴冷的。

城市的空气里缺少农村那种过年的热闹和喜庆,一切都冷冷清清的。

因为值班,我裹着厚厚的羽绒服赶到分公司临时驻地——白沙项目指挥部,远远望去,不见人影,一切都寂寥得很。

停好车,和门口值班门卫打了招呼,横眼一扫办公区、公共区,一如既往,没有异常,我就直接向后院食堂、宿舍区走去。我知道,李师傅这会肯定在后院。

风很大,刮得脸生疼,我缩了缩脖子,大声喊了一声“李师傅”。

只听食堂的门响了,李师傅端着一个大碗走出来,依旧一件毛衣,不着外套,精神劲儿十足。

“怎么这个点才吃饭?”

“昨晚上值夜班了,早上睡了一会,刚才饿了就起来整点吃的!”李师傅说话带笑,很和气。

“外面冷,进屋说话吧!”估计看出了我的冷,他打开了食堂的门。

李师傅50余岁,当过兵,身材魁梧,走路时带风,是个急性子,总是匆匆忙忙地在白沙项目部和分公司两边来回跑。不仅担任着两个区的保安队队长,还帮着厨师买菜。有招待时,他还能露两手,整出几样菜。最喜欢他做的肉丝炝锅面,相当地道。晚上加班,我们就央求散步的李师傅回来给我们下碗面,一碗热腾腾的炝锅面下肚,已经疲惫到极点的整个人都会突然变得妥帖,舒服,再奋战到夜半也精力满满。

“李师傅,昨晚年三十,你怎么过的?”我关切地问道。

“没咋过,和门卫杨师傅一起守着咱们的指挥部,越是特殊节日越不敢有丝毫懈怠。”李师傅一脸的认真,“领导把这么一大摊子交给咱,就是对咱的信任,不能出任何问题。”

“怎么给家里交代的啊?”我又问。

“家里刚开始挺不理解,后来也接受了。”李师傅的眼里略过一丝无奈,但很快又掩饰过去。

原来,大年三十晚上,李师傅的儿子媳妇女儿还有侄儿们都来他们家聚餐了,一再打电话让他回去一趟,哪怕吃个团圆饭再把他送回白沙……儿子女儿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愣是没有说动李师傅,他说这边工地上还有很多材料机械,办公区各种办公设备,哪一样都丢不得,更何况还有不少涉密文件资料……他不能离岗,一刻也不能离开。

无奈之下,儿子又喊来他妈,让老伴做他的思想工作,一家人团聚,老爷子不在家怎么叫团圆呢?老伴接过电话,刚喂了一声,就被李师傅给顶了回去。“我是个当过兵的人,一辈子都服从组织,你难道还不了解我的性子!”老伴气老头子的倔强,但是又心疼他,憋在心头的气一下子把眼泪给冲了出来,“你个犟老头子,守着你的工地过一辈子去吧!”电话那端挂断了,李师傅眼睛也变得潮潮的。这是他在白沙过的第三个年三十。

“后来呢?”我问。

“呵呵,一大早,我刚下班交接完工作,孩子们就开车过来给我我拜年来了,还带来了一碗大烩菜,老婆子知道我喜欢这口!”李师傅一脸幸福。

把孩子们送走,李师傅躺在床上休息了会,实在惦念老伴的那碗大烩菜,就起床到食堂热了热。嗯,还是原来的味道,那种过年的味道。

“过年,有了这碗大烩菜,足矣!”李师傅捧着海碗,在大年初一的正午,吃得大汗淋漓。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6   中建传媒® 版权所有All Right Reserved.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京ICP备16046669号-1

中建传媒® 统一热线电话:010-58448787

 E-mail:zhongjianchuanmei#126.com(将#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