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文艺副刊>> 党建>> 文章列表

三峡情

作者:吕奎元 来源:中国建设传媒网   发布时间:2018-12-05 11:11:49   浏览次数:508

      夔门大桥

     因参加三峡库区奉云高速公路建设,奉节、秭归、巴东、巫山和宜昌这几个地方或多或少都留下了我的足迹。金秋十月,我前往奉节,沿途魔术般的变化,让我仿佛置身于一个童话的世界里。
此行的目的并非是去三峡旅游,而是去曾经参与建设的奉(节)云(阳)高速公路拍摄图片。我就职的单位在湖北荆门,去奉节,宜昌和巫山是必经之地。荆门到宜昌1个多小时的车程,从宜昌再转快艇或大巴,经巫山,4个半小时即可到被誉为诗城、盛产妞赫尔脐橙的重庆奉节。我是早上7点56分的火车,到宜昌东9点半。本想乘快艇在水上漂一回,领略一番三峡的美景,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可是快艇和客船早已停运,惟有下午6点有一艘游轮发往万州。
     2011年我去奉节拍照,我住在县城靠江边的邮电宾馆,窗外便是滚滚长江,不见江面上快艇和客船的影子,经打听才知,千里三峡航道,如今除运输建筑材料的货船有增无减,快艇和客船锐减,奉节港上下船的人寥寥无几,往日人声鼎沸、熙来攘往的景象一去不复返,落寞的港口不再是风景这边独好。长江水域一度经济高速发展的红利期已过,从高潮到低潮的转折,是社会发展进步的必然。
     渝宜高速全线通车运营,凸显了快捷、价格低、车辆多的优势,将95%的水路客流吸引了过来。无论快艇还是客船,耗油量大,成本高,时间受限,往返渝宜的人们自然会选择公路。水路与公路的一场史无前例的客流争夺战,以水路的惨败终结,曾经被游客津津乐道的快艇——水上飞,以及四五层高的水上移动楼房,黯然神伤地退出历史舞台。此处的沉寂和落寞意味着彼地的兴起与繁华。从渝楚两地水上重要出行通道成为过往来看,可感知两地交通和经济的飞速发展。唐代大诗人李白如果地下有知,他一定会挥毫泼墨写下《早发白帝城》之后的另一首气势恢宏、振聋发聩、赞美长江裂变的著名诗篇。
2006年到2008年间,我在奉(节)云(阳)高速公路项目部工作期间,出差、培训、休假等往返于焦作与奉节,在宜昌中转,大多选择快艇。三峡库区的旖旎风光让我大饱眼福,其深邃、厚重的历史、山水、名胜古迹、经济、风土人情等交织、演绎的地域文化,是人类宝贵的精神财富。

     奉节立交

     我写过几篇探索、发掘三峡文化的散文和游记。千百年来,国内外专家学者对小三峡悬棺之谜争论不休,难下定论。我也以浓厚的兴趣进行思考和研究。对三峡不仅仅停留在对美景表象的观赏上,而是通过实地考察和阅读大量的与三峡有关的书籍和画册,穿越时空,走进历史,深层次地去思考与分析,以独到的视角,有理有据地追寻真相,佐证一些悬疑,最后的结论是,当初三峡的水位接近洞穴位置,古人将运棺材的木船停靠在洞穴前,在保持船只安全的前提下,多人合力将棺木安放于洞穴中。据此推断,在三峡岩穴发现的数百口棺材,都是古人采用这种方法放置的。这是当时盛行的一种崖穴葬法。长江全长6300公里,其发源地青海与下游的上海入海口之间的落差达3000米,水深流急,暴雨季节更是一泻千里、不可一世。水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流经几万年、几亿年,再加上通航几千年来,江水受过往船只搏击的压力,加剧了对岩石的侵蚀和消磨,江底渐渐下降,水位与存放棺材的岩穴距离越拉越大,便出现了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悬棺之谜。如果有一位与长江同龄的长生不老者,他一定会将长江变迁的奥秘告诉世人。葛洲坝和三峡大坝蓄水,放缓了江水的流速和江底的磨损。
     还是选择符合自己出行的路径吧。
     走水路乘游轮经秭归、巴东、巫山,需12小时,次日才能赶到,只得放弃。我上了一辆大巴。宜昌到奉节全程近300公里,大巴比快艇提前一小时到。
    参加工作41年来,除在公司机关的15年,其余26年都在不同的地域漂泊。我是一个重情之人,对工作过的每一个地方都很留恋,怀旧的情愫难以被岁月的风沙裹去。有时觉得,我像某部电影或电视剧中的主角,投入太深,一下从角色中走不出来。

     水上飞——快艇

    去三峡奉云高速摄影很是突然。之前的2011年11月便专程从宜宾到重庆,辗转到奉云项目拍了不少有史料价值和纪念意义的照片。我喜欢旅游,阅览祖国的大好河山的兴趣颇浓,对减轻生活压力,改善心情十分有益。但近期没出游计划,假如有,肯定会选择西藏、海南这些没涉足的地方。然而人世间的许多事情是不可预知的。10月初接到通知,要我和上海的冯浩去航拍。目的是利用无人机拍到高画质的图片。要去拍摄的这个工程,无论质量、进度、效益,堪称公司公路项目建设史上的里程碑。2009年9月30日通车,历时9年的运行,桥、隧、路面、拦渣坝安然无恙,无一返修。一般交付使用的高速公路,三年过后便开始维修。难怪奉节东立交和财神梁隧道荣获铁道部、中国铁建火车头优质工程奖。奉节东立交造型像一把剪刀,是全标段的点睛之笔,与三峡库区上千座设计精美、各有千秋的跨江大桥一样,同为畅通重庆雄伟、壮观、最具魅力的建筑之一。这是建设者们用智慧和汗水浇筑的一座不朽的丰碑,献给 3100万巴山儿女的一份珍贵礼物。
车上座无虚席。我坐在靠窗的位置,一双眼睛透过玻璃观赏外面的风景。从宜昌东出城用了40多分钟。我从网上对宜昌翻云覆雨的变化有了大概的了解,今天的宜昌与十年前相比,真可谓新旧两重天,最显眼的是宜昌东站。

   白帝城

    三峡水电站是世界上最大的水利工程,1994年开工建设,2006年完工开始蓄水发电,历时9年,耗资954.6亿元,备受世人瞩目。因三峡水电站和地处长江三峡出口南津关下游2.3公里、1971年开工,1988年竣工投产的葛洲坝水电站,一座为世界第一,一座为国内第一的水利枢纽,均在宜昌境内,使宜昌这座小城声名鹊起,聚焦了全球人的目光,观赏三峡大坝、葛洲坝和三峡风景的游客络绎不绝,宜昌成为全国著名的旅游城市。一座蕴藏着巨大经济价值的城市,做着发财梦的众多国内外地产、商业大亨云集于此。旅游业的迅猛发展,带动了宜昌经济的迅猛增长,高档住宅小区应运而生,一批有钱人争相到宜昌购买豪宅,享受高品质生活。然而一度过热的旅游近几年有所降温,回头客并不多。特别是奉节到宜昌高速公路的开通,将天险屏障变通途,各航运公司收到极大冲击,大部分遭遇破产、兼并的命运。但房地产却持续升温,稳坐宜昌经济产业的头把交椅。宜昌财政收入主要靠地产,其次是旅游业。美中不足的是,宜昌作为一座知名度不亚于深圳、珠海的城市,在城市规划上缺乏长远眼光,前些年建成的宜昌东站和汽车站,从外观到室内,其设计与装饰都有点“小家子气”,与这座享誉国内外的旅游城市和美丽的三峡极不协调,不及国内一些四线城市的车站,让人大跌眼镜。车站是一座城市的名片,要时尚而大气,新颖而别致,整体风格应体现建筑美,要有浓郁的时代气息,给人以赏心悦目的视觉效果。湖北同级别的城市,像荆州站及其广场的设计,华丽而不娇柔,十分精美,堪称国内一流。

      奉节城新崛起的高楼

   出宜昌的路正在分段维修,还有在建的公路与之交叉,影响了车辆行驶速度。我的思绪从对宜昌总体印象中回过神来,目光专注地投向窗外。钢筋混凝土建筑主宰了这座因两座超级水电站落户于此而闻名于世的三级城市。当然宜昌的生态环境与10年前对比,有很大改善,香樟、红叶石楠等名贵树伫立于大街两旁。这或许是决策层对城市发展新理念落地开花的结果吧。而曾经的一座座小山被夷为平地,取而代之的是高楼大厦或畅通的公路。社会在巨变,宜昌像姑娘十八变,越变越漂亮。
    宜昌到奉节绕不开秭归、巴东和位于小三峡的巫山。秭归是战国末期楚国伟大的烂漫诗人屈原的故乡,是楚文化的发源地。屈原故里为国家5A级风景区,慕名而来的国内外游客让秭归热闹非凡,旅游业的火爆,带动了经济的快速发展,政府和百姓都富得流油。如今的秭归,基本上与宜昌连成一片,分不清你我。我曾两次在秭归停留过。秭归是三峡的咽喉,易守难攻,是兵家必争之地。秭归港与太平溪港隔江相望,距三峡大坝约5公里,孤零零地守护着三峡,迎来送往世界各地的游客。
     大巴跨过秭归,飞驰在巴东、巫山境内。
     我留意了一下高速,通车才几年,修路给山体造成的“创伤”早已“愈合”,其“伤口”被各种植物覆盖,道路两侧是齐刷刷的景观树。这条黑缎般的高速路,与大山、绿野、长江、蓝天巧妙地融为一体,像一个温馨、和谐的大家庭。峡谷里是碧绿的江水,像是作画的颜料,有一种深沉、宁静、飘逸、浩淼之美。两侧扇状的山坡上,墨绿色的橘、橙树上缀满了金色的果实,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仿佛是被谁挂上去的金蛋蛋。依山而建的一栋栋大多为白色的二三层、三四层楼房,在绿色山野里格外醒目。

      滨江路

    我所知道的巴东,地势平缓,江面非常开阔,我曾经从奉节乘游船,因大雾茫茫,能见度低,在巴东码头停留3个多小时。乘船途径巴东的次数不下六七次,对巴东县城和村庄只能远远的观望。巴东的发展让人刮目相看,与三峡水电站建成前相比,旅游热带来的效应助推了经济的持续走高,富甲一方。
   巫山的优势在于地处小三峡,神女峰便坐落在小三峡的石峰间。神女峰的传说有很多版本,越传越神,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许多人到巫山旅游,都是奔着神女峰去的,围绕神女峰发挥各自的想象力。2009年建成通车的奉(节)巫(山)高速与历时6年、2014年底通车的巫(山)宜(昌)高速,实现与宜昌通往多地的动车、高铁的无缝对接,便捷的交通,给巫山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美丽的公园

    如果走水路,对巴东和巫山县的变化看得更直观,更能感受到三峡大坝建成以来,从坐落在江岸上的县城到村庄的截然不同。每次乘快艇,我总是带着相机,在船上的观景处用镜头记录下两岸的景色。
    三峡库区的一座座山没有特别之美,与黄山的灵秀,驼梁山的原始,华山的险峻,井冈山的烟雨蒙蒙不是一个类别,但郁郁葱葱的植物像妇女身上点缀着美丽图案的衣裳,看似平常,却能引起游人的好奇,甚至激发对三峡地形地貌探究的欲望。三峡不是靠山的挺拔、俊俏吸引人,而是以滔滔江水的独特魅力让世人为之陶醉。
    沿途的风光陪伴着我一路前行。绿色是生命的象征,人人喜爱的色彩。本来独自一人旅行很无聊,但有窗外的美景,可谓神清气爽,心情大好。这条路,桥隧相连,大巴与蜿蜒的路向前延伸,忽而精神抖擞地钻进大山腹部,忽而凌空抛物线般飞过长江,给寂静的山区增添了几分热闹和芳华。
    三峡是一座宝藏,巨大的资源优势变为经济优势,给渝宜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三峡像一台印钞机,不分昼夜地倾吐着滚滚财富。以2014年为例,重庆、湖北长江三峡区域29个区县(含神农架),共接待游客7453.65万人次,与上年同比增长22.04%,实现旅游总收入494.86亿元,同比增长25.92%。

      郭家池大桥

    车速不是很快,山野里的景色让我看得更真切。山坡上金色的脐橙,使我想起巫山和奉节特别可口的妞荷尔脐橙。或许与水土有关,这两地的妞荷尔呈椭圆形,皮薄,水分足,微甜,口感很爽,吃饱还想吃。心里想,到奉节一趟不易,要好好吃上几个可口的脐橙,然后带一箱回湖北。
不知不觉,大巴已经驶入奉节境内。车子驶过距离夔门、白帝城相邻的草堂收费站。这里的山水、果木、悬在半山腰的公路,所有的一切,都感到亲切。横跨长江的夔门、梅溪河大桥,以及奉节东立交、郭家池大桥、亚洲第一拦渣坝、航行中的千吨、万吨级货轮,一一进入我的视野,又一一被抛向身后。我的思绪完全走进了奉节,走进了许多往事里。
    草堂到奉节县城大约40多分钟。老领导得知我到奉节拍照,托一个朋友开车来接我。那人给我打过几次电话,因大巴晚了10几分钟,他有点着急,说早已在车站等候。
    在期盼中,大巴驶进汽车站。我被接到天怡国际大酒店。冯浩从上海飞重庆,再坐大巴,比我早到5个小时。
    奉节是重庆的直辖县,级别是地级。我们入住的酒店与县委县政府一街之隔,旁边是一个占地约200亩的花草与树木相间的生态公园,环境优美。新建的两条街道镶嵌在密密麻麻的楼群中。以县委县政府为圆心的奉节县城,完全撇开了老县城,这是近几年崛起的新城。

                                                             位于竹园的楼盘

    次日,我们去财神梁隧道、奉节东立交拍照。临江的一条公路位置很低,在路边伸手可触摸到碧绿的江水。长江水如绿宝石一般,还是头一回见到。2016年到2018年3年间,江水没有清过,雨水季节,江水与黄河水一样。现在这副模样,一是好久没下雨,二是来往船只少。从数量上来说,大量快艇和客船的退出,使江水不再骚动不安,长江变得像个听话的孩子,安分多了。奉节港早几年便不再营业,江边曾经停泊的一艘多功能轮船踪影全无,江边显得很安静。
    一个小时后,我们来到隧道上方,选好位置,他操纵无人机在立交桥、郭家池大桥和财神梁隧道上空拍摄。无人机在遥控器的操控下,像一只自由翱翔的小燕子,升空、降落、前进、后退、向左、向右,灵活、随意,拍照、录像、录音,画面清晰,功能多,易操作,实用性强,让应用广泛的数码相机望尘莫及。其飞行的高度、速度和距离,能满足拍摄者的需要。人站在一处,可以随心所欲地近距离、远程、俯拍、仰拍多画面的图片。我用相机想拍一些通车9年来的最新图片,在距离隧道口二三百米高的半山腰的一条硬化过的小路上寻找最佳位置。2011年初冬拍照时,尽管路下方的山坡比较陡,有70多度,但还是将全景拍了下来,效果不错。毕竟那是7年前,如今这个陡峭的山坡灌木长得很茂盛,简直无法容下一个人。多日无雨,不知名的植物落满了灰尘。既然来了,就要有点收获,怕吃苦怎么能拍到好照片?我用力扒开密集的高出我许多的不知名的植物,一步步艰难地往下移动。最担心的是怕遇见毒蛇,这类不速之客一辈子不见最好。走到半路,被一排铁丝网挡住了去路,只得选了几个角度,高举相机拍摄。我已经很努力了,衣服上沾满了灰尘,但很失望,由于植物的遮挡,无法登高拍到两座桥全景式的精彩画面。只得遗憾地离开。冯先生操作无人机拍摄的照片确实好,不愧是高科技产品。

   成熟的脐橙

    站在这条小路上,视野开阔,远处的立交、大桥、亚洲第一拦渣坝看得一清二楚。上次来拍照时,车流量较小,一两分钟才有一台车,眼下的车流量是7年前的十几倍,有时四车道上布满大小车辆,场面甚为壮观,不过与当初的设计有不小差距。
    本想去曾经工作3年的项目部看看,但车主很忙,一会一个电话,没时间陪我们故地一游,只得作罢,不过在郭家池大桥上车子放慢了速度,我看到了300多米外金盆村依山而建的几栋房子,这里曾是项目部驻地。靠公路的一排房子加盖了一层,还没完工。项目部门前一条半圆形的公路外侧,曾经是隧道弃渣场,堆积了几万立方,将通向长江的一条约百米的深沟填平,然后在上面建了几栋活动房和一个钢筋加工场。现在看到的是,四面都是新建的房子。
    小车越过郭家池、梅溪河大桥,驶向奉节县城。奉节最早的县城在建三峡大坝前便迁移至10多公里外的公平镇。这个县有120万人口,在三峡库区是屈指可数的大县,重建了一大批房屋,后建的楼房不到10年,可开发利用的土地资源不是太多。蔚为壮观的每一座高楼,会给奉节增添新的活力。政府财政收入主要靠土地,越来越多的地产商将奉节视为聚宝盆,纷纷涌来。县委县政府也乘势将县城最大限度地扩容,延伸到几公里外的朱衣镇。这个被称为竹园的地方,地势平坦,避开了长江,在高山与峡谷交叉、重叠的三峡,难得有这么个小平原。一个个高品质、豪华型的住宅小区、宾馆、酒店像播撒在泥土里的种子,破土而出,茁壮成长,又一座新城在此诞生。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难道是奉节吗?上次离开这里才相隔7年,咋就这么大变化呢?更为可贵的是,搬迁后的县城和如今的新城,各类名贵植物以其养眼的风姿出现在大街小巷,使钢筋水泥结构的县城犹如酷暑天降了一场雨,透着几分清凉和柔美。
    据说奉节房价已经涨到每平米7000元,一位当地人说,还要上涨,远不止这个价。人口多是一方面,土地资源有限,求大于供,抬升了奉节的房价。
    在奉节停留的时间里,我有意识地坐公交或步行,几乎将新旧两个县城看了个遍。
    夜色很深,天已微凉。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往事一幕幕在眼前展现。
    一个叫孙琼峰的年轻人患重度尿毒症,在我和指挥长的努力下,他获得项目部和公司各单位捐赠的8万多元善款,可还是没留住他年轻的生命。他是在我调回公司机关的两个月后安静地离去的。
    2008年春节前,与我一生值得感恩和敬仰的老领导,驱车爬上1000多米高的财神梁山顶,观赏连绵起伏的群山,走进一对年龄超过90岁的老年夫妇家,望着家徒四壁的凄凉境况,不知说什么好。据老头讲,镇政府几次做工作让他们搬到山下,可老两口在这荒野里住习惯了,不想离开。吃的用的都是老头从山下用背兜费力地运上来的。

    夔门天下雄

    奉节,古时称夔州,唐代大诗人杜甫、李白、白居易、孟浩然等在此游历和居住过,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杰作,因此又称为诗城。最著名的是李白的《早发白帝城》。千百年来,白帝城因李白的一首诗和刘备托孤的悲壮故事驰名中外,成为国内著名的旅游胜地。
记得2007年正月初二,项目部全体人员到白帝城观看了陈列室的悬棺、千年古榕、刘备托孤蜡像,乘船到临江的夔门目睹大象化石、叠翠楼、古炮台、天险要塞锁江大铁链。次年深秋,我与来自重庆区县的10多位摄影家在夔门拍摄红叶和一处处风景。
    我忘不了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协全委会委员、奉节县作协主席、著名作家杨辉隆先生之约,参加2018年中秋奉节县召开的作协代表大会,与新老作者交流、聆听重庆本土知名作家讲授小说、诗歌、散文写作技巧的情景。
    忘不了走进农家的柑橘、脐橙林,品尝鲜果、拍照、与农人开心交流的场景。
那天早上,我前往汽车站,要乘7点多的大巴前往宜昌,再回荆门。在候车的间隙,我品尝了一碗具有奉节风味的混沌,还买了几斤橘子。遗憾的是,妞荷尔脐橙还不到摘果季节,12月份才上市。
    车子启动了,一会儿便离开县城上了高速,向巫山、巴东、秭归、宜昌方向驶去。这一别也许不可能再来,此时我莫名的惆怅起来。

                                                                         中铁十五局集团二公司吕奎元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6   中建传媒® 版权所有All Right Reserved.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京ICP备16046669号-1

中建传媒® 统一热线电话:010-58448787

 E-mail:zhongjianchuanmei#126.com(将#换成@)